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0-17

信产部今日发出通知:《信产部要求保障手机用户资费方案选择权》。此项政策更让手机用户可携号在同一运营商内部自由选择套餐(当然联通的GSM和CDMA用户之间可能还会有些问题),对于饱受运营商“75”的消费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消息,我们选择的自主权和自由度有了更大的提升。比如在手机资费一步步调低的背景下,依旧遭受高资费痛苦的全球通用户就可以自主选择价格更低或者更为合适的动感地带或者神州行。虽然信产部的通知中隐含伏笔:“移动通信企业应按照本通知要求,认真贯彻落实;确因技术、设备等原因,暂时无法实现的,移动通信企业应及时向用户解释说明,同时制定出具体的改进时间表,于2006年12月1日前报相关电信监管机构备案并对外公布”,部分地方运营商也将因此找出种种理由,将此项政策的执行往后推移,不过这种良好的发展趋势我们还是能够很好地看到。


此项政策的推出,也给移动运营商分品牌运营的工作带来一定难题。如何对消费者进行很好的区隔,在消费者自由选择的情况下,能够从消费者需求角度出发,制定相应的市场策略,获取更高的利润,怕是很多地方移动运营商市场部门要头疼的事情了。


将信产部此项通知放在更为广阔的背景之下,我们不免要想象,什么时候消费者能够携号转网?


当初联通推出CDMA的时候,其内部就盛传信产部要公布消费者可以携号转网的政策,不过携号转网的政策一直停留在谣言的层面。观察如今的移动通讯市场,联通和移动的差距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联通内部运作能力欠缺,不够争气的原因,也有消费者不能自由携带号码转网的原因。在如今移动通讯普及率越来越高的情况下(部分城市的新增用户越来越少),不能保持原有号码转网成为新兴移动通讯运营商突破市场的巨大障碍。3G牌照发放之后,信息产业部也必将考虑如何打造一个更为平衡、合理的移动通讯市场竞争环境,打破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各新兴运营商也将积极展开各种攻关,说服信产部颁布消费者可以携号转网的政策。可以想象中国移动会施加各种阻力,即使推出此项政策也会寻找各种理由进行推脱。联通在此情况下,明智的做法是做好一个表率,率先在其内部的GSM何 CDMA之间推出自由携号转网的政策,此举当可部分杜塞中国移动的说辞。


3G牌照发放在即,从以上的考虑出发,信产部此次通知可以看作一个进一步政策的信号,我们可以合理预期,在1-2年之内,信产部也将进一步推出消费者可以自由携号转网的政策。如此,是新兴运营商之福,也是我们普通消费者之福。

2006-10-14

偶然读得网上出现“真人试衣”网站 》,万分欣喜,关于改进购物体验的构想,早就有之,所举之例,但凡论及都是关于衣服。关于网上购物的事情,欧在2004年有些研究,但这几年醉心于其他事情,好久未能再有深入思考。2004年所写网上购物的春天到来了吗?》,获众多网站转载,在这几年里,电子商务中的信用体系瓶颈、配送瓶颈等等逐步打破,带来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受网上实际体验和消费者复杂决策的影响,电子商务在一些品类上的并无多大突破,只不过在信息沟通上有较好的进步。而face72所作之事,正是在尽力改变网上购物的实际体验较差的问题,由此有望带领电子商务在消费者实体体验上的瓶颈上的突破。


此事虽然只是在衣服这个小小品类上作出改进,但可以看作是突破消费者网上购物体验瓶颈的一个伟大开端,与“支付宝”这类突破信用瓶颈的伟大可相提并论,由此,新一轮的电子商务变革也将逐步展开。在消费者获取信息,信用保证,线下配送等电子商务瓶颈逐步打破之后,网上购物的实体体验也将带来电子商务的新一轮变革,其中商机,君自可明白。有志挑战阿里巴巴等大鳄者,可在此纬度有所着重。

2006-10-10

近日读到一新闻,《济南规定购买电脑使用手机者不能享受低保》,对于低保户实施的奢侈消费行为实施管制,当然能够避免一些先前的漏洞,当然也有助于让真正需要低保的人得到低保。不过里面的一些条文的,却让人感觉值得商榷。其中比如手机和电脑。


在研究信息时代的特征的时候,我们发现信息鸿沟越来越大,构成社会的一个新的断层。而在信息时代,一个人获取信息的能力往往与其财富地位有着深刻的联系,因此各国政府才有各个消除信息鸿沟的政策和措施,比如给穷人电脑,帮助穷人用上宽带等方式(老尼的100美元电脑的梦想也就是干这个玩意的),去帮助穷人能够方便的获得相关的信息,从而在信息时代与其他人能够稍稍平等,避免因为经济条件而导致无法获得很好的信息手段,而因为信息手段的欠缺,在信息时代的经济地位进一步下降的恶性循环。


而济南此次的规定,却是生生的将电脑和手机这两种信息时代最为通常的沟通手段生生的与低保对象割裂,由此也就剥夺了穷人进入信息时代的权利。


我们国家不够富裕,所以在一些人的眼中,手机和电脑还是奢侈品,但你看看电脑和手机的普及率,你就可以知道,实际上这两种东西已经是一种普通的消费品。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手机和电脑,它也是一种生产工具,可以帮助人们去因此而创造更多的财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残疾人,不方便外出,而获得了一份在家打字的工作,那你还要不要他使用电脑呢?更为宽泛的来说,济南这个低保政策,也将一种信息时代的普遍的生产工具从穷人手中剥夺走了,那导致的结果,穷人就无法抓住信息时代的机遇,也就只能去干干农活,干干工业时代的东西了。


限制低保对象的消费行为,当然有必要,不过也要想一想时代特征,要看看社会进步的大方向,要分清楚消费品和生产资料,如此,方能给穷人们更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

2006-10-06

十一人多的地方不想去,就去了河北晋州的周家庄。从北京出发,坐火车3个小时到石家庄,然后再坐1-2个钟头的汽车,就到周家庄了。本来打算在那里呆一天,中午找个农家吃饭,可惜找n个人聊天以后,感觉无多大生趣,也就呆了一个上午,中午胡乱在一个小餐馆吃了点东西,也就走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略有些感悟。


农村到底该如何建设,这是个巨大的话题,我也谈不大清楚。周家庄作为号称的中国最后一个社会主义公社,在保留原来的一些体制的情况下,也做了一些变通,由此可以作为一个有趣的参照系。就自己的人生经验和这次的走访来看,可以大致总结为以下几点:


1、农村集约生产的问题。


包产到户的一个巨大的贡献是发挥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另一个问题就是集约化生产在土地不能流通的情况下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重庆大旱暴露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在包产到户以后,很多水利设施失修,在真正需要的时候,又用不上了。记得小时候,家里的农田缺水,那队上可以组织人力去到一个水库抽水灌溉,现在回去一看,水渠都坏了。这次老家大旱,当然也没办法抽水灌溉了。周家庄保持了原来的部分公社体制,在农业生产上都是原来集体体制,统一安排出工,统一分配(记工分,然后将工分转成钱),所以在一些需要集约的事务上做得比较好。比如周庄有一块葡萄地,这葡萄地呢,也种植上也分到各家各户,但在葡萄地的浇灌上,都是统一负责,如果各家各户来做的话,基本不可能。社会主义能办大事业在这方面有所体现。但这个度到底该如何把握?


2、社会公平与效率


周家庄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没穷人,大家的生活水准都差不多,都还算过得去。不过真正很能干之人,都出去外出干活去了,听说还有蛮多在外面挣了大钱的人,中等脑袋灵光之人,也在公社里开开小店。不过这样一来,剩下的往往是那些在外面找不到更好机会的人,能干的人因为缺乏机会就跑到外面了。因为要让每家每户都能过上一个较好的日子,所以倒也会有些懒人的现象的出现,你在街上看那些卖公社的菜的人都知道,也就那么几个品种,往往还是一个人卖一个品种,也不去多动动脑筋,根据需要去多种些品种,想办法多卖点,与开小店的人相比的话,一下子就对比出来了。生产上都听安排,生活上也不用担心太多,长期下去,也只有靠那个带头的人如何了,想想有很多令人担忧的因素隐含其中。


3、农村社会化保障体系


到周家庄之前,想象中周家庄的社会保障体系应该很完善,但过来一听,倒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小孩子上学,书本费还是需要自己交的,也有人愤愤说需要交很多(没有具体考证,到底如何不敢乱说)。原来有个养老院,这次过去,倒是荒芜了。问问缺乏劳动力的老人怎么办,还是那种家庭养老的样子。家庭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改变也困难。问没有儿女的老人怎么办,没人能说得出个所以。老年人在65岁以后倒能一个月拿到30元钱,但粮食、蔬菜等等都需要购买的情况下,30元钱又能做些什么呢?周家庄的卫生保障还是同其他地方一样,未能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子。虽然是集体化生产的方式,但如果集体本身的收益不高的情况下,要集约化办一些事情还是困难的。不过周家庄的人均收入比周边其他地方要高,应该能够有所探索的,不知道为何在一些社会化保障的地方还是没能有所突破。


4、自由


到周家庄,一个感觉非常不习惯的地方就是自由的欠缺。没有自留地,每家每户吃的蔬菜都需要在外面买。粮食也需要在公社内部买,听说价格还比外面要高一些。在公社开小店也不是想开就开,公社怕开店的太多,影响公社模式,在这方面控制得很严厉。倒是允许你出去打工,但每年需要上交公社1200元(其他在公社开店的也要上缴一定的钱,根据你的劳动能力来计算,分男女和岁数)。对于这个钱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具体以后能够享受到的(社会保障体系没做,唯一的30元钱每月,遇上交的钱相比,没什么多大的意义),所以“能干”的人,想自己开店,想出去的人,有很多的意见。倒也有很多人出去以后回来。大致也有一个对比,在周家庄,一个人一年大致的收入能有6、7000,加上上交的1200元,如果一个人在外面辛辛苦苦,还赶不上这个数的话,当然要回来了。问其他不是这个公社的人想不想在这里生活,大多是不愿意的,不愿意这样欠缺自由的生活。如果是周家庄没有一个工厂,一次补贴农业生产,使得周家庄的人还能够普遍过上一个较好的生活的话,不知道周家庄的体制能维持多久?


5、市场体制下的冲击


周家庄的特色就是统一安排工作,计算工分,然后将工分折算为钱,每家每户再用钱去购买相应的东西(除了公社本身生产的,需要按公社的价格购买制定的量)。在外部都是市场体制的情况下,周家庄采用工分到钱的方式,倒也有一个初步的适应性。前面我们已经说到粮食的内部交易价高于市场价,但因为总体收益上保证,对于这个小亏倒是没太多的意见。但另外一个方面,反映在蔬菜上,这是一个直接竞争的市场,周家庄首先在品种上输于外面的,价格上倒问题不大,可以随行就市,但如果长期在蔬菜生产上的效率低于外部市场的话,倒也成为一个小小的负担。不过长远的冲击,我看倒是人们意识上的选择,能人的外出。如果没有工厂很好补贴农业的情况的话,如果周家庄的人均收益低于周边的其他地方,这种体制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6、新农村如何建设


新农村如何建设,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周家庄之行,让我看到公社体制在集约生产和一些公共设施建设(统一修路,统一建房等)的一些成效,但其他地方已经走向包产到户的情况下,想要再走回来是不太可能的。对于广东等地方,村里有工业的地方,也就是有一些集体收入的地方,要做一些公共设施的建设是比较容易的,但大多地方根本就不具备这个条件。有钱人都基本往小城镇搬迁,愿意在农村里面生活的人往往经济条件又不是太好。我们现在的新农村可以搞些试点,国家出钱,但长期对于广大的地方,显然是不现实的。当然,新农村还有很多内容,我只是稍稍的思考,作为纪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