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2-29

之前的百度小声截图:



正式的baidu Hi



设计百度小声界面的人在之前宣称百度IM界面貌似gtalk,出来确实差不多。


今天从可靠地方得知,百度小声界面是原ZDNetChina社区产品经理,现sina博客产品设计江洋花一个午休的时间弄出来的。


这厮,厉害!


1、有分工但打破边界:有很多事情是分不清楚的,要看到事情如同捡钱;


2、有层级但平等对话:层级是为了组织能够管理,平等对话是为了避免僵化,实现创新;


3、有方向但实时修正:计划不如变化,船小好调头嘛;你上到不同的高度你看到的景致不一样,当然要修正了;


4、有权威但也有对立:M·玻恩在《我的一生和我的观点》里所说的:“相信只有一种真理而且自己掌握着这个真理,这是世界上一切罪恶的最深刻的根源。”;不会剥削员工思想的老板不是好老板;谦逊更容易获得尊重,产生权威;


5、有精神但也有金钱:荷尔蒙带来的亢奋不能持续太久,信仰可以伴随终身;饿肚子创业就算了;


6、有梦想但也要活命:活下去,再谈梦想;


……


2008-02-19

王朝更替的兴衰史,是一种宿命。在建国初期,有民主人士跟毛主席沟通,毛主席说打破这种宿命的力量来自于民主,让人民监督政府。毛主席认为这是避免系统惰性积累弊病,保持系统活力,与时俱进的方式。


在互联网行业,依旧存在类似的宿命:一个曾经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在辉煌之后,必然走向下坡路,原有的锋芒被新崛起的互联网企业所替代。


奥运百年,搜狐十年。搜狐的十年,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发展早期的兴衰成败,有新的力量的崛起,更多是很多互联网企业悄无声息的死去。在十年间,中国互联网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老三样”为代表,转变成“新三样”: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的崛起,掩盖了三大门户的风头,新浪、网易、搜狐,各有各的前程,但都略显疲惫之态。


奥运百年,搜狐十年。奥运到现在依旧保持旺盛的活力,搜狐乃至中国的其他互联网企业,能够如奥运一样,保持百年的活力,从而打破互联网行业的宿命吗?奥运的百年,其实也充满坎坎坷坷,能够到如今依旧保持旺盛的活力,来自于对人类内心深处“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的无限追求,来自于其不断的创新,来自于其运作体系的相对开放。


对于宿命的认知,搜狐是非常清醒的,对此,搜狐曾经做过专题反思,参照物为原来的老师——雅虎,开出的药方为技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我们也欣喜的看到,搜狐的技术驱动在产品层面有很多的表现,确实在增强搜狐的竞争力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过就建构互联网行业百年企业的梦想来说,这个药方还远远不够,与此相对应的是微软这个参照系。


要避免互联网行业的宿命,互联网企业必须以非一般的方式创新,去避免这个系统快速增加的熵,并且有内外部系统机制作为这个持续和突破性创新的支撑。搜狐在这方面也做了些尝试,比如收购,比如在开始尝试通过开放平台实现外部协作创新,不过就搜狐的管理结构来说,其内部创新机制还尚还不适应互联网的快速发展。


张朝阳是有远见的企业家,在获取奥运网站独家报道权上就可以看到。不过就搜狐整体来看,还存在极大的机会主义色彩,欠缺长远的使命。这种使命感的欠缺,表征在搜狐引以为傲的矩阵模式上。这个矩阵模式,说得好是在布局,可以发挥协作的力量,说得差就是在摊大饼。搜狐是什么?搜狐要干什么?搜狐将来要成为什么?这些基本问题的思考的欠缺,将会带来方向的不明,人心的涣散,难以有长远的未来,更难以伟大。


搜狐能在十年间保持危机感,不断努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搜狐长期以来处于第二的位置。或许通过奥运之战的努力,搜狐能够超越新浪,但如去年的alexa排名之争的心胸,又能带来什么样的未来呢?我看到的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百度已经超越了新浪,搜索已经在超越门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互联网行业混,一刻也松懈不得。创造伟大,突破宿命,必须要极大的心胸,永远的危机感。


奥运百年,搜狐十年。真切的希望有互联网企业能够打破互联网行业的宿命。祝福搜狐,祝福中国互联网。在中国之外,还有世界互联网,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

2008-02-15

社交网络通过对人的具象化的占有,实际上已经初步成为个人互联网应用的平台。

那些还没有初步成为个人互联网应用平台的平台要当心了,你们必须找到一条能够很好占有人们网络生活的应用,以此为基础才可能成为真正的平台,那也许是工具化的应用(不过人本身的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他的社会性,所以基本上我猜想即使走FB以外的路径,也需要认真的考虑人的社会性)。

社交网络的下一步出了开放平台之外(借助外部开发者创新力促进平台创新),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发挥社交网络中引入的人的智能,使其超越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的基本假设是让机器干人的活,早期可以看到机器代替苦力,现在我们看到机器代替人脑。但是,在硅结构的基本逻辑(还原论)未有根本的改观的情况下,很多地方我们都不能期望人工智能这个硅脑袋去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我们可以尝试另外一条路径,就是借助于在社交网络中存在的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智力。

社交网络提供了这个神经系统,使得千万人的脑袋联在了一起,也自然将千万人的智力联结在了一起。双向互联、网状传播、沟通的及时性等特点使得这个神经系统具有一定的智能基础,下一步就是要构建应用与机制,将这个智能充分的发挥出来了。所谓的社会化搜索等社会化协作应用已经有所雏形,这是把人的脑袋直接弄到互联网里面产生智能的一个初级的方式,当我们有理由相信,基于社交网络这个更为高级的神经系统,社交网络在这方面能够干得更好。

未来的互联网智能的竞争,将在人工智能+人的智能之间整合应用的领域展开,让我们拭目以待!

前几天写了《充分挖掘社交网络中人的智能
》这篇文章,有朋友纳闷到底可以搞啥子,如何搞。我自己也只是一些初略的想法,举几个我认为可能的应用方向,同大家一起探讨:

1、社会化的资讯获取

这个想法跟鲜果的梁公军初略谈过,打算等www.bangke.cc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同公军合作尝试一下。具体的设想和办法可以参考一下我之前写的智能聚合的一些文章。

2、本地信息

比如我这次到杭州,想吃本地的特色菜,我知道有很多地方可以搜索到,不过我还是采取的电话问一个朋友的方式,我更信赖她的推荐,并且也避免了我做选择题的烦恼。

地图+本地信息+社交网络+手机,应该可以成为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市场的。

3、分类信息

这次过年到上海,我买机票的方式是在忙否上发一个帖子,然后就有人主动过来找我,我懒得到附近去买,我也不用担心被人忽悠,等卖机票的送上门就好(这个有点类似市场竞争的机制)。不过忙否还做得不够好,我个人是期望我能慢慢积累一些服务提供商,在忙否上能有个简单的列表。当然这些服务提供商谈不上是我的朋友,我只是在我需要的时候跟他们交互就好。

4、协作

这方面谷歌做得蛮不错的,比如那个DOCS,有点是借助于社交网络共同完成一件事情的意思。谷歌现在深感欠缺社交网络这个关系链条,也在加强,那社交网络能否反过来做呢?

……

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可以从现在已经出现的一些服务去看,也可以认真的想想自己的需求,等大家补充了。

社交网络不只是社交,实际生活中,我们其实是通过社交在干很多事情的,社交网络以后也应该提供这方面的价值才好,不要只盯着什么C2C。

2008-02-13

在传统的产品概念创新的研究中,通常采用的是“需求-技术-形式”模型,直接用到互联网行业我总感觉有点欠缺。台湾的Mr.Monday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产品的价值》,将互联网产品“在比较高的层次来分成三个面向来看,这三个面向分别是技术性美观性以及适用性。而一个产品的好坏跟这三个面向脱离不了关系。而这三个面向也不是完全的独立存在,独立存在的是产品,而这三个面向则是相辅相成,所在于的只是程度的问题。”是很有价值的解析,不过还是让我感觉有点点欠缺。

    在前段时间对于互联网产品的创新的研究中,尝试在总结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了以下这个互联网产品的四维创新模型:

   这四个维度是互联网产品发展的主要驱动力。解析互联网产品我们可以从这四个维度,判断一个互联网产品的发展趋势我们可以从这四个维度,而创新一个互联网产品也可以从这四个维度。切记的是,这四个维度是相互影响的,我们在早期需要分割的来梳理,在后期又需要将其整合起来从整个产品的角度进行考虑。

我们可以先看一个与互联网产品沾边的产品——Iphone

?        
需求:许多美国人带着手机、黑莓设备、MP3,市场上却没有一款将这些功能集于一身的产品
。乔布斯认为,手机产业的迅速发展最终将会威胁iPod音乐播放器的地位,因此苹果必须介入手机市场。

?        
技术:苹果需要开发新的操作系统,iPod的操作系统无法应付手机的复杂应用,而OS
X
系统手机又承载不下。

?        
交互设计:漂亮的显示屏、强大的浏览器和友好的用户界面

?        
商业:一台iPhone的净利润达80美元,这不包括运营商的分成。iPhone不仅为苹果和AT&T无线带来了巨额收入,而且还对美国的手机业格局带来巨大的冲击。长久以来,美国的手机制造一直由运营商说了算,手机生产商只是按照运营商的要求制造相应档次、功能的手机。但苹果iPhone彻底打破了这个局面,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们突然发现,原来好的手机产品可以为运营商赢得用户。苹果手机还将改变移动互联网的格局。

更多的这种解析大家可以自己尝试一下,看看这个模型是否管用,是否有价值。

在互联网产品创新中,出了这种大的道道以外,还有些可以称之为术的小方法,以后有时间再跟大家分享。

什么企业是适合在互联网行业生存的企业?

什么系统是适合在互联网行业生存的系统?

同鲜果的梁公军新年对话,他说他有时候在公司刻意的树立一个“对着干”的典型,即使是创业型企业,他也担忧自己的一言堂带来自身缺陷在公司的无限放大,而只有平等的讨论,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恶果。

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里,系统内部的多样性是系统适应外界环境的一个必要条件。

由此,我们可以推论,为何互联网企业通常是倡导在公司内部相互称呼名字,有时候需要做一些事情去打破等级观。

由此,我们也可以推论,一个等级观太强的互联网企业,通常也离死期不远了。

盖茨很久之前就意识到了互联网的威力,他的《未来之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深刻的激励过我,让我在工作多年以后,还义无反顾的投入互联网行业,但纳闷的是,我们可以看到,微软依旧在互联网的路子上走得坎坎坷坷,以至于想要收购雅虎。传出消息的那几天,我的msn的一个签名是“干互联网的,成为微软的员工,是一种耻辱”,我很偏激。

但凡一个系统,承继时间已久,就面临巨大的惰性,原来优秀的变成及格,原来及格的变成不及格乃至于被淘汰。大的观之于我们的朝代更替,都是皇帝,可就要换个姓;小的观之于我们的企业,百年过去,剩下的没几个,而剩下的,大多经过激烈的变革。不想被环境革命,就只有自己革自己的命。

在互联网行业,环境的跃迁是如此的迅速。从独立的PC,到主要是单向传播的互联网应用,到现在双向互联,在人类社会深度卷入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行业的进化无疑在加速进行。而微软,作为一个系统,还停留在过去的时代,我只看到它在投入互联网的同时,还有大半拉子留在过去的时代,流连于过去,而没有看到它如何革自己的命。从对互联网行业的适应性的角度来看,雅虎这个系统,具备比微软这个系统更好的适应能力,但与采用内部创业模式的的谷歌的面前,其内部的创新力显然要差一截,在系统与系统的竞争中,处于劣势,让我们不免感叹之为昨日黄花。

在快速进化的互联网行业里,一个不能与外部大系统比肩快速进化,乃至凤凰涅盘式跃迁的系统,是一个衰败的系统,是一个会逐渐走向死亡的系统。

不管微软的老大总结了多少整合的效益,作为两个都相对衰败的系统的合并,让人难以看到未来。唯一能够让我看到未来的方式是,将微软的互联网业务全部合并入雅虎,让合并后的雅虎在互联网业务上,也全力去挑战微软。然而这种方式的难点,也在于谁去带领合并后的雅虎,去革自己的命。

2008-02-03

豆瓣最近好友改版,隐约中感到豆瓣想通过兴趣去建立更为紧密的关系,指向更有扩展性的社交网络。

但是这条路走不通的。想以兴趣为基础,去发展为一个广阔的社交网络平台基本上是扯淡的。

在整个生态系统的竞争中,更大的平台可以整合豆瓣,但豆瓣却无法整合更大的平台。

豆瓣中的活跃用户是非常有价值的群体,一旦扩大,怕这群人也走了吧,那就是豆瓣最大的悲哀了。

为啥我们都想弄大而全的东西呢?

豆瓣本身做信息的协作加工、推荐与过滤是更有价值的定位,专注与此,应该能够在未来产生很大的价值,但如果稍稍不注意,将其放大,得罪其核心群体,那就麻烦了。

豆瓣如此做,也大致能够理解,是现在中国没有合适的开放平台让它嫁接,而中国人的普遍思维方式,是如当当,想自己做个出来搞死豆瓣,就连hainei自己也搞个电影。如此来看,豆瓣想更大的扩展,也是能够理解。

校内即将开放,建议杨同许好好聊聊,把豆瓣长到校内上去,绝对对于双方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件事情,也给中国人做个榜样。

  • 中国互联网新一轮平台战才刚刚冒个头出来;
  • 蚂蚁雄兵是慢慢会出现的众多小平台背后的平台;独立平台自己玩;
  • 中国三大网络巨头都会加入平台之争,进入时期不详,路数会各有不同,但路数受限于现在所掌握的资源,你可以基于此大胆猜想;
  • 喜欢抄袭的中国互联网未来的平台会更加分散,乱七八糟;
  • 各种小网站,小应用会成为平台争夺的重点,但独立开发者们当心,要跟对平台,当然你也可以啥平台都跟跟;
  • 在FaceBook的影响下,部分平台呈现拔苗助长的势头,就像俺老家的稻子,早期施肥过度,看上去长得很好,但其实后面收的稻谷会很少;
  • 平台之争的基础是用户之争,用户之争的基础是业务之争,业务之争的基础是平台+协作生产者+“荷尔蒙”;
  • 长尾对长尾的机制是决定平台智能进化程度的核心,目前我只看到搜索+社交网络;
  • 平台之争的背后还有openID、接口标准之争;
  • 有平台背后的平台,也就可能会产生平台之上的平台,不过这个平台之上的平台需要标准的普及才可能长大,在中国这玩意目前基本显得有点扯淡;